首 页 交通违章 用车指南 凹凸用车 智能驾驶 试驾评测 电动汽车 汽车导购 有车之后
网站首页 >> 用车指南 >>当前页

中国汽车如何下西洋日本模式可不可取?

发布时间:2021-03-07 04:43 编辑: 来源:

“中国汽车企业在东盟的发展,要有真金白银的投入,要走投资建厂这条路,要颠覆日本汽车的原有的做法。”

中国汽车不能走日本人的老路,关于在东盟地区建厂,不要太多考虑关税的影响,更多地要考虑到当地的需求,特别是哪一个本地市场需求最大,以本地市场的产量来支持出口东盟其他国家。

“中国汽车企业在东盟的发展,要有真金白银的投入,要走投资建厂这条路,要颠覆日本汽车的原有的做法。”十一前夕,在2009重点汽车出口市场政策宣讲会上,专程从印度尼西亚赶来的印尼工业部政策研究室主任薛德成(StevenSit)呼吁。

东盟汽车市场潜力巨大,来自中国汽车技术研究中心(以下简称中汽研)的统计数字显示,截止到今年前8个月,中国汽车出口东盟十国共计29244台,累计出口金额为3.8亿。

更为重要的是,2010年中国将于东盟六国建立自由贸易区,2015年与东盟另外四国———柬埔寨、老挝、缅甸和越南建立自由贸易区,这也将为中国汽车进军欧盟市场提供更大的机遇。

但是,除了贸易壁垒之外,中国汽车自身在东盟的开拓存在发展战略不够扎实、汽车产品质量受摩托车影响等等问题。

“今天,中国的有本事走出去的没几个,因为他们没有底气做一个产业。相反,中国大的汽车集团更有机会,他们属于正规军的正面作战,这其中包括他们敢亏钱,放长线钓大鱼。”薛德成在随后接受本报独家专访时表示,“中国汽车进军国际市场要反思一个问题,是不是把自己的未来都卖掉了?”

印尼是唯一机会?

10月12日,中汽研汽车产业政策研究室副主任吴松泉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表示,虽然中国具有较强竞争优势的经济型乘用车,但马来西亚、泰国、印尼等汽车消费较大的国家关税和非关税壁垒仍然较高,因此,中国对东盟地区汽车出口总体上规模仍然不大。

来自印度尼西亚工业部的统计数字显示,2008年中国奇瑞在印尼的为853辆,在企业排名中位列第十七位,也是唯一进入前30名的中国企业,而排名第一的丰田汽车的为21.19万台。

吴松泉认为,目前制约中国对东盟汽车出口的主要因素是其贸易壁垒,但是2010年自贸区建设将会促进双方部分汽车及零部件的贸易,根据规定,对于敏感类产品,2012年的关税将削减至20%。2005年7月20日,中国与东盟自贸区货物贸易降税进程开始,由于中国和东盟国家把大部分整车和零部件列为敏感产品,这些产品的关税短期内不会降低,举例来说,2009年印尼1.5升以下的汽油性整车的关税为65%,CDK散件为35%,1.5-3升的整车为 70%,散件是40%。

数据显示,东盟地区的主要生产国为泰国、印度尼西亚、马来西亚、菲律宾以及越南,其中三个最大市场2008年的销售情况为:泰国61.5万辆,同比下降4.7%;印尼60.7万辆,同比增长39.3%;马来西亚54.8万辆,同比增长12.5%。

在东盟前三大汽车市场中,又以印尼的潜力更为巨大。泰国市场接近饱和,国内是60多万辆,年产量一百万辆,其中有一半出口到东盟其他国家,特别是印尼。马来西亚目前的总量也在60万台左右,私人消费也非常普及。

印尼的潜力还体现在它是一个摩托车使用大国,从2001年开始印度尼西亚的摩托车已经过了1100万辆,去年的国内整个销售是620万辆,而且还在增加。“每年只要100万从两轮车换成四轮车,就意味着巨大的增长,日本人已经看准这点。”薛德成表示。

另外,由于是WTO成员国,东盟国家不可能像俄罗斯市场一样,出台各种贸易保护的政策壁垒,政策的稳定性也是它的特点之一。

“印尼是中国企业在东盟的唯一有机会翻身的地方,印尼人口最多,摩托车最多,由于内需很大,受金融危机影响很小,而且印尼的汽车、摩托车市场是一个开放的、自由竞争的市场。”薛德成表示。“由于竞争充分,中国汽车企业如果在东盟能够活下来,在全世界都能活下来。”

没有找对合作伙伴

反思中国企业进军东盟特别是印度尼西亚市场的道路,薛德成认为,中国企业在东盟特别是印尼没有做起来,主要是因为没有找对合作伙伴,甚至被合伙人利用,成为与其他汽车企业谈判合作的筹码。

薛给中国汽车最为重要的建议就是找对合作伙伴,目前东盟有实力的经销商全都与日本和韩国的企业合作,他们选择的合作伙伴都是到印尼好几代的华人。

“现在要找对汽车有热情、曾经想从事汽车行业,但是没有拿到大企业代理权,而且与国外大的知名企业,有过至少20年以上的合作经验,管理模式非常先进,公司内部不能再有小王国,无形中增加成本。”

而中国企业在印尼的合作伙伴,就有这种现象,无形中增加了大量的成本,而且一家独大,与中方合作之中存在不平衡的关系。“总之,这个企业是不是很规范的、透明的、专业的企业,它的商誉非常重要。”

实际上,包括印尼在内的东盟各国都是单一代理商制度。这意味着,如果已经选定的代理商不同意终止合作,政府是不会批准中国企业重新选择其他合作伙伴的。

而且,在印尼还有一个潜规则,一旦选择贸易商做了代理之后,工业部便不可能轻易支持企业再开组装厂了,就算开组装厂,和代理商的关系也是剪不断、理还乱。特别是印尼政府部分官员,在汽车经销商企业里有参股的情况。

吴松泉也认为,选择当地合作伙伴,包括当地投资设厂和选择经销商,都应选择有实力、有信誉的企业。“由于东盟国家政治、经济的特点,最好有政府背景或得到政府支持的企业,这对中国汽车企业至关重要。”

不能走日本人的老路

众所周知,作为1970年代、最早开拓东盟市场的急先锋,日本汽车在东盟地区早已实现了本地化生产,具有很高的市场份额和良好的口碑。

举例来看,在东盟建厂条件最好的是泰国,已经被日本控制住了,日本汽车以泰国为生产基地,生产包括整车、SKD、零部件,然后出口到东盟各国,以此辐射整个东盟市场。

按照薛德成的说法,与日本汽车良好的声誉相反,中国汽车在东盟地区最大的问题是,名声被摩托车搞坏了,消费者对中国车没有信心。

日本汽车在东盟的发展是否值得中国企业借鉴,如何借鉴,也是一个值得探讨的问题。“中国企业想要卖车卖到一定的量,然后再建厂,也是日本走过的路,但是目前的东盟市场已经被日本汽车控制住了,中国要走日本的老路,永远也无法超越他。”薛德成认为。

总结下来,日本企业在东盟的发展有四个特点,跟政府关系走的非常近、控制汽车金融和租赁公司、控制二手车市场、以质取胜。日本汽车取胜的关键是敢投资,而且知道怎样做市场。

薛德成表示,中国汽车企业真的看到东盟的市场大,要进来,必须得想清楚,一去就是办一个组装厂,自己占多股,自己做营销,营销可以找当地的经销商跟你配合,但是你得把根先栽进去,可能前五年不见得会赚钱,但是这五年做得好,消费者对你的品牌有信心,整个市场就会好起来。

“中国的汽车企业卖KD件,没有投入,用最便宜的投入,打稳赢的仗,这是不可能的。中国汽车企业图便宜,就是不愿意花钱到国外建厂,不愿意拿真金白银,政府为什么要支持你,凭哪一点要政府支持你。”

“如果只是游击战,必然做不长久,东盟的政府也会很怕中国企业来打游击战,因为这样会破坏市场平衡,市场平衡一直是东盟政府一直强调的观念。就像摩托车,你质量有问题,售后服务肯定不行,三两下就被收拾掉了。”

另外,值得注意的是,利用东盟内部关税低的空子,在需求量并不大的国家建厂,也是当初日本人的方式。薛德成提醒中国企业,中国汽车不能走日本人的老路, 关于在东盟地区建厂,不要太多考虑关税的影响,更多地要考虑到当地的需求,特别是哪一个本地市场需求最大,以本地市场的产量来支持出口东盟其他国家。

吴松泉也认为,中国汽车企业应该从战略上重视东盟市场,并制定长期的当地市场发展战略,特别是扎实的本地化战略,并认真研究分析东盟各国的关税、认证、散件组装、投资等市场准入政策,同时,高度重视对当地市场的前期调研,将市场需求情况搞清楚,有针对性地开发适应当地市场需求的产品。

 
本文永久链接:http://www.13060.cn/f-p-15545465.shtml
分享到:0

相关阅读

最新发布